修车这么多年,我真是怕了这些车主大爷们!

修车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车主见识到的简直是太多了,有的车主那真是极品中的极品,极品到什么程度,这么形容:他们来店里修一次车,我这辈子都不想再遇到他。今天我们就挑几个,给大家念叨念叨。

极品一:村炮儿审美

其实干汽修的,对汽车的审美是最宽容的,因为毕竟修的见的都太多,已经麻木了。但是总有那么一类奇葩车主的审美让你忍不住想呕几下,浓浓的村炮儿风真的驾驭不了。

修车这么多年,我真是怕了这些车主大爷们!

这类车主的显著特征是:车上贴满了乌漆嘛黑的贴纸,各式各样形形色色,上到HKS下到头文字D,车搞的像牛皮癣一样自己还美的不行。来店里大手一甩——改灯

所谓的改并不是说改总成加透镜,而是把它的车灯喷成骚浪的橙色红色骚蓝色,每次接这种活儿我都觉得是对车的糟践。这类车主还有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喜欢折腾音响,音质音色都无所谓,但是一定要响!对,就是那种咣咣咣咣咣,五里开外你就能听见,这个奇葩又来进行所谓的改装了!

极品二:严重强迫症

这种车主是最让人怵头的,强迫症,强迫到极限。你不搭理他吧,他分分钟投诉你服务不周到,你搭理他吧,他那不是问题的问题能缠你一天一宿!

有一次一个车主过来修车,非说车子有异响,开起来嘎嘎吱吱,我师父试了一圈说没有啊,可能是我耳朵不好使了,然后叫我试。我开了一圈也没听出来哪有异响,车主抓狂的不行,然后我们一起开着车上路,开的好好的他就开始大声叫,听见了吗!有异响!异响!

我跟我师傅目瞪口呆,怎么都听不出来。就这样前前后后在路上反复开了一小时也没听到所谓的异响,然后我师父编了个理由,说你这是缺黄油了,回店里打点保好!打完黄油,车主很愉快,我师父我俩从此是怕了强迫症。

修车这么多年,我真是怕了这些车主大爷们!

极品三:洁癖晚期

如果某车主有洁癖,他的车一定不要修,给多少钱都不要修,切记!

其实咱修车的现在都有标准化的操作规范,接车第一件事就是三件套先给套好,防的就是弄脏了内饰。

有的车主真应该到无尘世界里去生活,“哎呀,你身上有灰落我车上了”“啊!那里不要摸不要摸”“哎哎哎!小心点,弄脏了!”。每次给这种洁癖车主修完车浑身都疼,你给他修完车他恨不得把车重新舔一遍。

修车这么多年,我真是怕了这些车主大爷们!

极品四:话痨

最怕话多的,站边上看着你修,不停地跟你嘚吧嘚吧嘚吧,你应他吧,分了心回来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你不应他吧,好像不把他当回事。

“师傅,这是什么东西?”“师傅,这线为什么这么接”“师傅,这东西安在这有什么作用”“师傅,这样安稳吗?以后不会有啥后遗症吧”“师傅,我问下……”,哪这么多问题,这种人我真想跟他说一句,你要是问题不断你哪天干脆就来跟我学徒算了!

修车这么多年,我真是怕了这些车主大爷们!

极品五:小题大作

这样的车主草木皆兵,车有头发丝一般的异常他也要你给他拆啊换啊,有时候你好心劝他没准还会落一身埋怨

刹车盘轻微异响,撑死磨一下就可以,他要整个换新的。车稍微有点烧机油,备点机油随时加就好,他非要你拆开换活塞环,你劝他小病无大碍,他骂你技术不过关修不了糊弄他。

这种车主就是典型的人傻钱多,那些昧良心修车的,就喜欢这样的傻愣车主,二话不说就是拆,就是换!

修车这么多年,我真是怕了这些车主大爷们!

极品六:抠抠的大嘴炮

这类车主嘴巴像抹了黄油,什么好听说什么,而且还不累。修之前你跟他报价他就给你对付,修好了要交钱了他开始各种夸夸其谈,让你打折,让你优惠,如果你不意思一下,他能一直说,不重复地说。

遇到这样车主大多数师傅最后都妥协了,因为实在受不了,宁可给他打个折让他赶紧滚。这样的人说白了就是抠,能省点是点,为了自己能贪点小便宜不惜跟你展开拉锯战。碰到这样的车主就认倒霉吧,少赚点而已,赶紧让他走图个耳朵清净。

原创文章,作者:cesifu,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sifu.com/article/657.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