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前言:弹指间30年,中国社会从单车到汽车的时代跨越。

1986年11月,上海第一辆“Z”字私人自备车牌照号码“沪-AZ0001”诞生。这是自49年后的第一辆私家车牌照,也被认为是49年后中国私家车开行的标志。(由当时上海嘉定的首富王嘉华拍得)

在80年代,北京吉普BJ212售价:3.1万元。而当时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平均月工资30元。买一辆BJ212,需要1033个月的工资。

北京吉普212 北京吉普212

而到了2018年,同样是北京吉普BJ212的售价:7.48万。但2017年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8467元。买一辆2018款的BJ212,仅需9个月的工资。

技术参数:80年代的BJ212,没有同步器,需踩两脚挂档,时速50算高速,油耗100公里15升。

货值对比: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钟伟教授称,80年代初万元的购买力相当于现今的255万元!按照购买力换算,当年BJ212的价格相当于现在的劳斯莱斯。(当年万元户乃富甲一方之人)

至2017年底,中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10亿辆,其中汽车2.17亿辆,机动车驾驶人达3.85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3.42亿人,汽车在中国的发展可谓一日千里,翻天覆地。

上海大众组装的第桑塔纳 上海大众组装的第桑塔纳

1 、中国万亿汽车改装产业被荒废

自90年代末,夏利、捷达、桑塔纳、富康“四剑客”驰骋于中国大江南北,标志着中国进入“汽车社会”。在过去的20年,中国汽车市场以火箭般速度发展,至2017年,中国乘用车的销量成为世界之首,达2471万辆(数据源于中国公安部)遥遥领先于排名世界第二1725万辆的美国,销售额达6万多亿元人民币。

6万多亿的汽车销售额是一个多大的概念呢?

我们不妨了解一下2017年世界各国GDP排名:

第1位、美国195558.74亿美元

第2位、中国131735.85亿美元

第3位、日本43421.6亿美元

第10位、加拿大16823.68亿美元

第16位、印度尼西亚9504.38亿美元,折算人民币:63679亿元(以人民币6.7换算)

、、、、、、

第17位、荷兰8184.92亿美元,折算人民币:54839亿元

参照数据,2017年中国乘用车的销售额相当于2017年世界GDP排名第16位的印度尼西亚(人口2.64亿)。这就是中国经济体量的段位,一个行业的产值足已匹敌世界GDP排名十六强的国家。

市场经济发展规律是一个主行业的繁荣必定带动其上下游产业的发展。因此繁荣的汽车销售市场自然会产生一个繁荣的汽车改装市场。如果以2017年中国乘用车6万多亿销售额的15%作为汽车改装的产值计算,那么2017年中国汽车改装产业产值达9千亿至一万亿不等。如果再参照成熟的美国、日本、欧洲这些无车不改的成熟汽车改装市场,那么中国的汽车改装产值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所以按照正常的市场发展规律,中国汽车改装产业是一个绝冠全球的巨无霸。但事实上2017年中国汽车改装产值没有9千亿,而且还差得太远!中国繁荣的汽车销售并没有给中国带来繁荣的汽车改装市场。而中国的房地产业2017年13万亿商品房销售额(数据源于国家统计局)却给装修等产业带来5万亿的产值,为国家经济发展做了大贡献。

在同一个经济框架下为何出现这种怪现象呢?原因很简单,我们房子的后期装修是合法的,而汽车的后期改装是非法的。因此繁荣的汽车销售市场无法惠及汽车改装市场的发展,中国万亿汽车改装产业在“非法改装”管治思维的禁锢下荒废着。我们不知道今年中美贸易战会让中国GDP损失多少,民生的痛苦指数会增加多少,但把汽车改装被视为非法这种自绝式管制思维已经直接导致中国每年损失了一个相当于2017年匈牙利的GDP。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近几年来中国经济下行,制造业哀鸿遍野,民生恶化。于是我们频频提出:又是“梦”、又是“振兴”、又是《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不断地宣喊努力奋斗,要寻求新的经济增长领域,新的经济增长点,希望挽救经济下行颓势。而在此意志传达的背景下却有一个让人甚是困惑的现象是交通管理部门怎么毫无领会“梦”、“振兴”、《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会议精神,没有具体行动去实施一些有助于经济发展的行政举措。中国不是有一个万亿产值的汽车改装产业因“非法改装”而处于休眠待发状态吗?释放出这万亿汽车改装产业不就是一个很好的经济利好措施了吗!既不需要政府的资金投入,也不需要借助什么逆天式的高尖科技呀!仅需要的是对汽车改装非法与合法,限制与放开的思维认知转换而已,何乐而不为!这可是一个唾手可得的经济增量呀!况且世界上主流国家对汽车改装都是开放的,放开汽车改装已经是有例可循了呀!

如此利好的一项经济措施怎么“相关部门”却毫无行动,无动于衷?这实在令人叹惜,中国万亿汽车改装产业就这样因“非法改装”管制思维而一直在荒废着。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2 、夹缝中求生存的汽车改装行业

被误解的改装车

“年检能通过吗”一句问话,道尽在夹缝中求生存改车人的艰辛境遇!当今4G网络时代,新闻资讯瞬间传至社会角落末梢,任何一件鸡零狗碎的事情经过那些“唯流量为王”媒体的“尖锐词语转换”传播,瞬间刷爆屏,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一桩原本在数学概率上正常发生的交通事故,仅因为事故方是改装车可作为噱头就被爆炒成一件“改装车恶性飙车”事件。给改装车贴上负面的社会标签,于是舆情汹涌,改装车一时成为了交通事故的罪魁祸首,有如过街老鼠,被人人喊打。仿佛中国的交通事故都是改装车所导致的。仿佛中国道路上没有了改装车,就没有了交通事故的发生。这种人云亦云,不经过理性探究认知的社会舆论,其灾难性后果是中国交通管理部门把汽车改装定为非法,严重打击了中国汽车改装产业的发展,剥夺了国民个性文化追求的权利,给社会经济和人口就业造成极大的损失。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中国交通管理部门把改装车与交通事故视为关联性,把改装汽车定位为非法进行了管制,祈图中国从此没有突出性交通事故的发生。然而数学原理是客观存在的,中国各地大大小小的交通事故依然按照数学上的概率每天都在发生着。例如前段时间发生的高速路上油罐车爆炸导致多人死伤的重大交通事故;还有传遍微信群、朋友圈的狗咬驴,驴踢坏奥迪不知道如何判定责任的交通事件。而这两桩交通事故的事故方皆没有改装车!于此情景真不知道那些曾经把交通事故的发生与改装车视为因果性关联的人们作何感想,也不知道交通管理部门曾因改装车发生过交通事故而把汽车改装定位非法的思维模式是否得以厘清,还改装车一个清白!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一个具备正常思辨能力的人都明白:交通法规制定的初衷是规范交通路权,惩罚交通违法行为,保障交通公共安全,维护社会机能的正常运行。仅因为“某些社会影响性交通事故事件”就对汽车改装行业进行管制,完全违背了制定交通法规的初衷宗旨,没有综合考量汽车改装的社会积极面效应,汽车改装非法认知思维把汽车改装行业置于市场经济的灰色边缘地带,导致了汽车改装行业在夹缝中求存,营商艰辛。

在此大家是否反思过:

♦改装车只是一个器具而已,其安全与否决定于驾驶者,而不是改装车的本身。

♦还有,同样在为这块土地交税的改车从业者是不是有权利提出疑问:难道把医院关闭了,就没有病人了吗?仅因发生交通事故有事故方是改装车就禁止了汽车改装是不是把医院关闭了就没有病人的思维模式?

对汽车非法改装管治思维模式的反思,从理性地提问以下几个问题开始:

➊全国平均每天发生多少桩交通事故?

➋全国每天发生的交通事故中,有多少桩事故方是改装车?

➌全国每天发生的交通事故中,改装车是事故方的占比是多少?

➍你知不知道性能改装车比原厂车有更加优良的操控性?

➎你知不知道交通事故的发生是一个大数法则的概率性事件?

➏是不是中国没有了改装车,从此路上再也没有了交通事故的发生?

大家都知道美国、欧洲、日本、港、澳、台,这些地方的改装车按比例比中国多得多,如果套用改装车不安全的认知思维那么这些国家、地区的公路上、街道上是不是一副天天大撞车的景象?显然不是吧!而满地改装车的他们,其交通状况实际上比我们好得多!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因此,我们要明白在交通事故中,改装车作为事故方仅是数学上普普通通的概率性事件而已,改装车不是导致交通事故的罪魁祸首。交通事故的发生取决于其时交通情景与驾驶者,而与改装车本身无关。社会上出现的改装车“飙车”、“炸街”现象,也只是概率性社会个体性情行为而已,与汽车改装是两个不同的社会范畴事物。因此我们要纠正对改装车的偏差认知,不被舆情误导,理性认知改装车,消除对改装车的误解。因为改装车相对于原厂车有更好的美学观赏性和极高的社会经济效益,汽车改装既满足了民众个性文化需求,又推动了第三产业的发展。交通管理部门把汽车改装视为非法的管治行为,实际上是一种对国家经济建设进行破坏的行为,不知道交通管理部门是否已经有所意识。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3 、管治思维限制了汽车改装行业的发展。

同一地球村,汽车改装市场的繁荣与衰微仅差别于一个车管所。观念转变即可点石成金,释放万亿汽车改装产业急需交通管理部门管治思维的改变。阻碍中国汽车改装民族品牌发展的并不是什么先发优势的外国品牌AMG、BRABUS、AC、ABT、R-line、Nismo、TRD,而是我们对汽车改装的管治思维。

由于中国法律滞后于社会的发展,交通管理部门对改装车的管治思维是守旧封闭的,没有法律条文支持的汽车改装即为非法。因而对改装车极度不友好,具体表现为:管制,刁难,而不是包容,鼓励探索性发展。在年检的时候,哪怕尾箱盖上安装了一支无关紧要的小尾翼都需要拆除,恢复原貌方能过年检。这种权势粗暴的作风无论是对个人还是社会,都是极大的时间资源和物资资源的浪费。中国乘用车市场二十多年发展所形成的万亿规模汽车改装产业尽毁于“非法改装”管治思维。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放眼世界,无论是发达国家的欧、美、日,还是发展中国家的东南亚诸国;无论是童话世界般的北欧还是战火连飞的中东,改装车都是社会民生的基础元素。个性文化追求是人类的天性,每个种族都在追求与创造着与其民族文化相融绽的汽车文化,中国亦无异!

汽车改装是国民生活水平达到一定阶段的精神需求,是汽车工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而且汽车改装作为第三产业给社会带来是非常良好的社会效用,既满足了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又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

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计算:如果一辆车的销售价是十万元,售后的改装费用为两万元,那么这辆车所产生的市场消费额立刻从十万元变成了十二万元,行业产值马上获得20%的增量,经济效益立竿见影。随其20%的市场消费额增量所产生的经济和就业等社会效应边际效益将是叠加递进的,可谓功德无量!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汽车改装行业:

在创造就业岗位,在促进经济发展,在默默地交税。因此,是我们检讨反思把汽车改装视为“非法”管治思维的时候了。我们要科学地认知汽车改装的社会价值,给汽车改装一个合法的身份,从法律层面开放汽车改装市场,保障商家与消费者的权益。为汽车改装市场的健康发展提供市场法理基础。交通管理部门当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来推动汽车改装产业和文化的发展,而且不当要把现有的万亿汽车改装产值给释放出来,还要为未来的两万亿、三万亿汽车改装产业提供发展空间,促进汽车改装产业的扩大发展,创造出更多就业岗位,更多社会财富。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开放的汽车改装市场可以

让那些立志于汽车工业,为汽车改装技术而生的技术男,得以发挥其天赋与才华,能够以技术换取一个安身立命的生存空间。

让一群匠心文化的汽车改装大师们,得以营造一个沉醉于钻研其技术领域的社会氛围。

让热爱汽车改装文化的车友们,得以个性品味与极致追求的满足。

让当年所钟爱的车虽然老了,但通过技术复新还原,得以满足那份年少挚爱经典的狂痴情怀。

开放的汽车改装市场才能

让那些苦苦支撑着铺租、水电、人工的改装店主们,得以不再为铺租、水电、人工发愁,而安心于汽车改装技术与文化的宣扬,推动汽车文化经济的发展,为国家第三产业的发展助力。

开放的汽车改装市场才能

让那些改装技术达人,得以既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又能保全养家糊口,做到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思维决定生产力,

落后的思维模式产生落后的经济体系。

承认了家庭联产承包制,

从此中国人吃饱饭。

开放了人口自由流动,

于是中国经济体量跃居世界第二位。

思维转变是经济发展的原动力,

之前无论如何“伟•光•正”的折腾打鸡血,国民仍衣不遮体、食不果腹。

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一个万亿产业被荒废!

在世界经济文明趋于互溶的当今,汽车改装产业已成为社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中国有一个“国家重大经济发展贡献奖”在等着相关职能部门来拿!要获取这个“国家重大经济发展贡献奖”不难,

只需做两件事就好:

一、汽车改装合法化。

二、收税。

至于其他的什么政府搭台企业唱戏、什么政策扶持倾斜减税免税、什么大力发展中国汽车改装文化,什么打造世界第一大汽车改装市场,等尔,就不劳相关职能部门操心了。剩下的一切工作,交给当今于夹缝中求生存的改车人就好。以此,不出十年,中国将是世界第一大汽车改装市场。因为中国改车人,是一群给一点阳光,就足以灿烂的人!

文章写到这里就要结束了,在结束之前与大家分享一个关于汽车的小故事。期许不久的将来,这样的故事也在中国发生。

《送给父亲一辆车》

2012年,Youtube上曾经有一段名叫《Chevy True Stories:My Dad’s Car》的视频,引起极大的轰动。片中讲述一位父亲为了两个孩子高昂的大学教育支出,忍痛卖掉了曾经陪伴了他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挚爱Impala SS(1967 Impala Ss Convertible),这辆上世纪60年代风靡北美的高性能座驾。时光荏苒,儿子们学业有成,成家立业,当年一个四口小家也变成了子孙满堂的大家庭。就在老父亲带着孙子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分,他的儿子竟然开着当年的Impala SS来到眼前!而他的儿子为了找到20年前父亲卖掉的这辆车,整整花了5年的时间!儿子的感恩,父亲的感动,人与车的“重逢”,这是一幅什么样的人间真善爱的画面!

1967 Impala SsConvertible 1967 Impala SsConvertible

最后与大家共勉:

坚持吧!汽车改装同仁们。30年前私人买车需要挂靠单位还历历在目,而如今满地是车。

在未来不久中国的汽车改装行业将会迎来一个井喷式的发展。

原创文章,作者:cesifu,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sifu.com/article/4994.html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